如何评价小说《杀破狼》中的顾昀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这把竹总是坚挺得像战舰上的金属杆,惊涛骇浪中岿然不动,挺得笔直,带着令人心安的魔力。这把竹让世人皆以他为倚仗,将破败的河山一把交到他手上,相信他战无不胜。

  这位将军含着他那股战无不胜的气力,十六岁就被元和皇帝推上战场做了主帅,未及弱冠的年纪一战成名,将天狼十八部收拾得四处溃散,也握紧了他手中那面数代浴血刻满荣光的顾家军旗。

  这位少年将军害怕过吗?我想他害怕过,但怕的不是凶狠嗜血的蛮人,而是他顾家满门忠烈的名声。他是老侯爷的独子,是大梁下一任安定侯,若这摇摇晃晃的大梁在他手中分崩离析,他如何向先辈们交代?他如何担得起安定侯这一称谓?他如何担得起“战无不胜”?那些视死如归的日日夜夜,也许明天就葬身大漠的日日夜夜,他也有少年人的怅惘。只不过被肩上的责任狠狠压下,销声匿迹了。

  顾昀虽是将军,是大梁军神,可他体魄并不过人,甚至是一身病骨。幼时因为阴谋权争耳目半废,调养之下也只延缓了失明与失聪的期限,好在这也使他身体其他地方比常人敏感许多。数百次战役又在他身上添了不少伤痕,有的早已结痂,有的尚且骇人。但这身病骨好像非但没有让他在战场上九死一生,反而练就他一身从容不迫。

  也许是幼年经历,也许是少年变故,顾昀身上总有种异于常人的气魄,让他本该温润的气质里多了些杀伐决断,本该肃杀的气质里少了些阴狠决绝。

  顾昀此人,“地痞流氓的皮肉下,杀伐决断的铁血中,泡的是一把潇潇的君子骨。”不是温润如玉的世家公子,不是心坚如石的冷酷将军,有的是王侯将相该有的风度,没有纨绔子弟的烟火气;有的是将军该有的气魄,没有久经沙场的阴狠嗜血;有的是顾盼生花的风流倜傥,没有地痞流氓的低俗肮脏。

  这样一个翩翩佳公子,偏又长着一张风华绝代,收尽韶光的脸。桃花眸总是盈满盛世如锦,一点泪痣也是灼人心目的朱红色,眉尾堪堪飞入鬓角,雕刻般的下颚和鼻子,还有两片勾人的唇。

  顾昀花上雕字的风雅秩事,一手能传世的楷书,让楼兰人羡慕的酒量,信手拈来的情话,像上天厚待他一般,他做什么事都摄人心魄,说什么话都扣人心弦。

  这位将军在阴谋纷争中长大,最终也击碎了它。他从老侯爷手上接过玄铁营时,才不过十六岁,几年就把“四境之敌揍了个遍”,与威望一同迎上来的是新帝的猜忌。官匪勾结,蛮人倭寇,皇室纷争,西洋人的阴谋诡计,一股脑地扑到他才刚及弱冠的身上。隆安帝无法让自己不提防他,处处限制他,却又不敢也不能直接除了这安定侯。国家安定被隆安帝一把压在他肩上,又不许他握着大梁所有的军权,这般境地,他居然也以那样的一身病骨,满腔热血与战无不胜的气魄挺过去了。

  “臣愿往,西凉边陲,不过一群跳梁小丑,还真当玄铁的割风刃锈得砍不了鼠辈人头吗?”这是少年时的顾昀。

  两双手带着无穷无尽的力量撑起了这个摇摇欲坠的大梁。其中之一是顾昀,其二便是他从雁回镇捡回来的少年,元和帝封的雁北王,大梁的一代明君,太始帝李旻。

  幸甚志哉,这位将军没有像他预想的那样葬身山河,也没有被猜忌疑心推至病重。在大梁起死回生,生机勃发时,他终于得以调养他那一身病骨,也多出几分幼时的无忧无虑。

  他一生所想不过是国家安定,四海清平,若能留一些不伤不病的岁月给他心上之人,与他一生到老,已经是上天的恩赐了。

  如今政党内不清不楚的官宦被长庚一举拔除,理清了文武百官,一系列新政势如破竹,还给百姓一个安定清明的社会,而蛮人,倭寇,洋人被顾昀揍得溃不成军,四境之内,再无侵扰。

  他一生所愿实现了一半,而那人与他走过了大梁的兴衰盛亡,既护得起整个大梁,难道护不起他一人?

  *原著为Priest《杀破狼》,晋江文学城观看正版哟!(二十章后需要会员才可观看qwq)

  *《杀破狼》番外在LOFTER上可免费观看,搜索作者ID(一口獠牙的小甜甜)即可

  *[声控福利]《杀破狼》广播剧三季已完结(实不相瞒我就是广播剧入的坑qwq作者正版授权,质量我吹爆!),制作团队为729声工场,有兴趣的小盆友可以在网易云音乐或猫耳FM购买正版,或在bilibili(b站)上搜索“杀破狼”观看花絮或鬼畜剪辑喔!(我实名吹爆广播剧!!!729都是什么神仙啊qwq)

  *《杀破狼》全篇没有太大虐点,故事线会比较跌宕起伏,主角背景会有点虐,但感情线全篇甜炸!!!(是HE喔!)文风会比较清淡些(全篇只有婴儿车qwq),但文笔很棒,读起来很流畅很舒服

  *主cp长顾(长庚×顾昀)香港官方网站开奖结果,年龄差八岁(年下),长庚是攻喔!(别逆了qwq)

  展开全部自称西北一枝花,心思细腻,表面风流浪荡,却心系江山,能文能武,顾此生唯一心,愿分两半,一半赠河山保万家灯火长明,国泰民安,余一半 愿君好梦正酣,愿一世 与君老生常谈。

  顾韵他人眼里率军振国威风八面的顾大帅,在李长庚眼里他永远是义父,能喊着小心肝把长庚压倒,却被一声义父吓软。